爆料槟城最邪公路 (水池路),活人生祭青面拿督!(内附视频)

2020-07-23 作者: 围观:412 42 评论

爆料槟城最邪公路 (水池路),活人生祭青面拿督!(内附视频)

 

从独立前开始,马来西亚人就开始相信邻近地区的拿督公可能归属一个大家族,或者同属一个拿督公「群体」。华人民间根深蒂固接受阴阳五行学说的影响,习惯五方五色的说法,更是被借用于拿督公的分类,丰富了人们赋予神明各种身分秩序的解说。

       

爆料槟城最邪公路 (水池路),活人生祭青面拿督!(内附视频)       

 

北马其中一种流行的说法,是以七色旗代表「七兄弟」,除了拿督大(Dato Tua)和哑拿督(PatukBisu),另外还有五行五色拿督,通称为「五兄弟」。

槟城水池路一带,有青面拿督盘踞。。

 

爆料槟城最邪公路 (水池路),活人生祭青面拿督!(内附视频)        

 

这一区常常有人发生意外,甚至惨死水池。。。

爆料槟城最邪公路 (水池路),活人生祭青面拿督!(内附视频)

马来西亚的拿督公,就好像中国人的土地,本来是保一区家宅平安的神灵,但其中的青面拿督似乎喜怒无常,他可以全力保护你,但是有传说他喜怒无常,只要一开罪他,你的生命随时都被夺去…        

故事请看视频 (以下是香港电视节目拍摄有关槟城青面拿督的一个节目视频,真的是十分恐怖的)

 [video=从独立前开始,马来西亚人就开始相信邻近地区的拿督公可能归属一个大家族,或者同属一个拿督公「群体」。华人民间根深蒂固接受阴阳五行学说的影响,习惯五方五色的说法,更是被借用于拿督公的分类,丰富了人们赋予神明各种身分秩序的解说。北马其中一种流行的说法,是以七色旗代表「七兄弟」,除了拿督大(Dato Tua)和哑拿督(PatukBisu),另外还有五行五色拿督,通称为「五兄弟」。 槟城水池路一带,有青面拿督盘踞。。 这一区常常有人发生意外,甚至惨死水池。。。马来西亚的拿督公,就好像中国人的土地,本来是保一区家宅平安的神灵,但其中的青面拿督似乎喜怒无常,他可以全力保护你,但是有传说他喜怒无常,只要一开罪他,你的生命随时都被夺去… 故事请看视频(以下是香港电视节目拍摄有关槟城青面拿督的一个节目视频,真的是十分恐怖的) 1) 故事话说几年前,uncle明的表弟艮叔是砍伐树桐的,艮叔在深山里发现了一个山塘,里面有很多鱼,艮叔知道uncle明很喜欢钓鱼,就马上联络uncle明,而uncle明就马上联络我,而我就马上跟上司请假,就酱我们计划了三天两夜的钓游。。。我们一大早出门,驾了几个锺的车,到了tol跟艮叔集合后,就找地方吃早餐,吃饱了就出发,还好uncle明这次脑根直,知道要进芭钓鱼,会驾4X4来,我几怕他驾私家车来,这些山路已经被山大王走烂了,加上这几天有下雨,到处都是烂泥水潭,就算是4X4也寸步难移,艮叔已经习惯了,没一下子,已经走到远远去了,uncle明还在后面慢慢走着,而且还不小心陷进泥潭动弹不得, 艮叔看我们没有跟上就弯了回来,才知道我们陷进泥潭了,艮叔用钢缆帮住uncle明的车,折腾了半小时,才摆脱那粒泥潭, 只是区区的几公里路,却花了4-5个小时,过了那段烂泥路,之后的路就比较好走了,一路顺畅无阻一直到艮叔的宿舍。。。 在进芭钓鱼前,艮叔先带我们去拜拜拿督公,艮叔说这个拿督是掌管这片森林的,而且再三提醒我们在森林不要乱说话,不要做那些有的没的东西,因为这个是青脸拿督,很兇很小气的,千万不要得罪到他,我们步行了大约10多分锺,来到一棵大树前,大树边有一个很大的白蚁窝,大约有4-5尺高, 白蚁窝就像个连体婴连着大树,看起来很诡异,我们烧甘文烟和用kopiO拜祭, 祈求钓鱼过程顺顺利利,平平安安,拜完离开的时候,我突然有一股很强烈的感应,鸡皮站了起来,直觉告诉我后面有东西,我转过头去看,什幺都看不到, 可是那股感应依然存在,于是就走快两步离开那里。。。在芭里面钓鱼,不知道是我心里作用还是什幺,我隐隐约约一直嗅到甘文烟味,而且还感觉到好像有一个人在监视着我们,我的直觉告诉我是拿督公来的, 虽然我看不到他。。。很快两天酱就过去了,艮叔带我们出去,我们来到一个小镇一家餐馆吃饭, 由于离开了森林,这时艮叔才敢跟我们说关于那个青脸拿督的故事,艮叔说他第一次见到那个白蚁窝的时候,只是3尺多高,现在又5尺多了,初初时候,艮叔带了几个外劳进来开芭起宿舍,艮叔是老经验又是很信神鬼的人,在开芭之前,一定会烧香烧纸五畜鲜花水果拜祭森林里的神鬼,祈求平安, 开芭起宿舍的时候,一切都很顺利,衰就衰在外劳不懂事,有两个外劳发现了那个白蚁窝,手痒用巴冷刀去砍它,砍破一个洞, 突然有股青烟用洞口冒了出来,吓到外劳马上跑回营,外劳看到艮叔就跟艮叔说刚才遇到的事情,艮叔这时脸都白掉了, 知道这两个外劳闯了大祸,马上从车上拿香烟金纸,叫外劳带路去那个白蚁窝,来到白蚁窝前,两个外劳吓傻了,刚刚砍破的洞不见了, 整个白蚁窝美美好像没有被破坏过的样子,艮叔快快拉两个外劳去拜拜道歉,艮叔知道那两个外劳闯祸了,应该不会久的了,只是期望会出现奇迹,结果当天傍晚,两个外劳无端端被一群虎头蜂攻击,其他人看到都不敢去救他们, 就酱两人被活活蜇死,其他人看到虎头蜂飞走了也不敢过去,等了10多分锺才慢慢走过去看,两人已经没有气息了,艮叔也预料到的了, 从此艮叔每天都会去白蚁窝前烧香拜拜。。。原来uncle明也有故事,uncle明有一个信阿门的钓友(称他叫X), X这个人很铁齿,不信有神鬼,这个世上就有上帝一个神,于是有一次跟uncle明去钓鱼,来到一个大湖,几个人就分开各自找地方下钓,uncle明跟X走同一个方向去钓鱼,他们发现一个很大的白蚁窝,X由于是第一次见过,就问uncle明这个是什幺,uncle明告诉他这个是白蚁窝,里面可能有拿督公的,不要去弄它,过后两人就走开了,uncle明去后面钓,X就去另一边钓,钓到下午,uncle明看到天边飘来了乌云,就收竿回去停车位找他们,走到白蚁窝的时候,发现那个白蚁窝已经被人破坏掉了,他知道是谁乾的好事,uncle明心里寒了一寒,他只是希望这个白蚁窝里面没有拿督公,不然就大件事了,uncle明回到停车位,大部分人都已经在那边休息聊天了, uncle明看X没事也没异样,心也定了一点点,等到全部人齐,就启程回家,一出大路,就立刻下起大雨,三辆车,X坐第一辆车, uncle明驾第三辆车,当时他们车速都不会很快,uncle明看到第一辆车突然在路上打转,最后撞到路边的电灯柱, 当时车上有三个人,司机,副座和后乘客,X就坐在副座,偏偏撞到柱子的位置就是副座,结果X当场死,另两人连皮外伤都没有,这件事不能确定跟那个白蚁窝有没有关系,可是uncle明很深信和那个白蚁窝有关。。。 我知道你们很想问,是不是白蚁窝里面都有拿督公?不是每个白蚁窝都有,如果在深山里面,看到一个又大又高的白蚁窝,而且附近或更远都没有发现另一个更大更高的白蚁窝,这个很可能里面会有拿督。。。在一些kampung,有些马来人转挖白蚁窝找白蚁后的,白蚁后拿来生吞, 听说会很补,那些马来人会分哪些可以挖哪些不能挖,虽然有跟我讲过,可是我马来文不好,听得不是很明白,他也讲得不是很清楚,所以我也是不会分,会不会分都不用紧,最重要不要手痒乱乱碰,老土一句, 眼看手不动,动了屁股就会痛。。。]

[video=https://www.youtube.com/embed/ETSjfkXWrO4?version=3&feature=player_embedded]       

 

 

 

 

 

 

 


       

 

1) 故事        

 


       

 

话说几年前,uncle明的表弟艮叔是砍伐树桐的,艮叔在深山里发现了一个山塘,
里面有很多鱼,艮叔知道uncle明很喜欢钓鱼,就马上联络uncle明,
而uncle明就马上联络我,而我就马上跟上司请假,就酱我们计划了三天两夜的钓游。。。

我们一大早出门,驾了几个锺的车,到了tol跟艮叔集合后,就找地方吃早餐,
吃饱了就出发,还好uncle明这次脑根直,知道要进芭钓鱼,会驾4X4来,
我几怕他驾私家车来,这些山路已经被山大王走烂了,加上这几天有下雨,
到处都是烂泥水潭,就算是4X4也寸步难移,艮叔已经习惯了,没一下子,
已经走到远远去了,uncle明还在后面慢慢走着,而且还不小心陷进泥潭动弹不得,
艮叔看我们没有跟上就弯了回来,才知道我们陷进泥潭了,
艮叔用钢缆帮住uncle明的车,折腾了半小时,才摆脱那粒泥潭,
只是区区的几公里路,却花了4-5个小时,过了那段烂泥路,
之后的路就比较好走了,一路顺畅无阻一直到艮叔的宿舍。。。

在进芭钓鱼前,艮叔先带我们去拜拜拿督公,艮叔说这个拿督是掌管这片森林的,
而且再三提醒我们在森林不要乱说话,不要做那些有的没的东西,
因为这个是青脸拿督,很兇很小气的,千万不要得罪到他,我们步行了大约10多分锺,
来到一棵大树前,大树边有一个很大的白蚁窝,大约有4-5尺高,
白蚁窝就像个连体婴连着大树,看起来很诡异,我们烧甘文烟和用kopi O拜祭,
祈求钓鱼过程顺顺利利,平平安安,拜完离开的时候,我突然有一股很强烈的感应,
鸡皮站了起来,直觉告诉我后面有东西,我转过头去看,什幺都看不到,
可是那股感应依然存在,于是就走快两步离开那里。。。

在芭里面钓鱼,不知道是我心里作用还是什幺,我隐隐约约一直嗅到甘文烟味,
而且还感觉到好像有一个人在监视着我们,我的直觉告诉我是拿督公来的,
虽然我看不到他。。。

很快两天酱就过去了,艮叔带我们出去,我们来到一个小镇一家餐馆吃饭,
由于离开了森林,这时艮叔才敢跟我们说关于那个青脸拿督的故事,
艮叔说他第一次见到那个白蚁窝的时候,只是3尺多高,现在又5尺多了,
初初时候,艮叔带了几个外劳进来开芭起宿舍,艮叔是老经验又是很信神鬼的人,
在开芭之前,一定会烧香烧纸五畜鲜花水果拜祭森林里的神鬼,祈求平安,
开芭起宿舍的时候,一切都很顺利,衰就衰在外劳不懂事,
有两个外劳发现了那个白蚁窝,手痒用巴冷刀去砍它,砍破一个洞,
突然有股青烟用洞口冒了出来,吓到外劳马上跑回营,
外劳看到艮叔就跟艮叔说刚才遇到的事情,艮叔这时脸都白掉了,
知道这两个外劳闯了大祸,马上从车上拿香烟金纸,叫外劳带路去那个白蚁窝,
来到白蚁窝前,两个外劳吓傻了,刚刚砍破的洞不见了,
整个白蚁窝美美好像没有被破坏过的样子,艮叔快快拉两个外劳去拜拜道歉,
艮叔知道那两个外劳闯祸了,应该不会久的了,只是期望会出现奇迹,
结果当天傍晚,两个外劳无端端被一群虎头蜂攻击,其他人看到都不敢去救他们,
就酱两人被活活蜇死,其他人看到虎头蜂飞走了也不敢过去,
等了10多分锺才慢慢走过去看,两人已经没有气息了,艮叔也预料到的了,
从此艮叔每天都会去白蚁窝前烧香拜拜。。。

原来uncle明也有故事,uncle明有一个信阿门的钓友(称他叫X),
X这个人很铁齿,不信有神鬼,这个世上就有上帝一个神,
于是有一次跟uncle明去钓鱼,来到一个大湖,几个人就分开各自找地方下钓,
uncle明跟X走同一个方向去钓鱼,他们发现一个很大的白蚁窝,
X由于是第一次见过,就问uncle明这个是什幺,uncle明告诉他这个是白蚁窝,
里面可能有拿督公的,不要去弄它,过后两人就走开了,uncle明去后面钓,
X就去另一边钓,钓到下午,uncle明看到天边飘来了乌云,就收竿回去停车位找他们,
走到白蚁窝的时候,发现那个白蚁窝已经被人破坏掉了,他知道是谁乾的好事,
uncle明心里寒了一寒,他只是希望这个白蚁窝里面没有拿督公,不然就大件事了,
uncle明回到停车位,大部分人都已经在那边休息聊天了,
uncle明看X没事也没异样,心也定了一点点,等到全部人齐,
就启程回家,一出大路,就立刻下起大雨,三辆车,X坐第一辆车,
uncle明驾第三辆车,当时他们车速都不会很快,
uncle明看到第一辆车突然在路上打转,最后撞到路边的电灯柱,
当时车上有三个人,司机,副座和后乘客,X就坐在副座,
偏偏撞到柱子的位置就是副座,结果X当场死,另两人连皮外伤都没有,
这件事不能确定跟那个白蚁窝有没有关系,可是uncle明很深信和那个白蚁窝有关。。。

我知道你们很想问,是不是白蚁窝里面都有拿督公?
不是每个白蚁窝都有,如果在深山里面,看到一个又大又高的白蚁窝,
而且附近或更远都没有发现另一个更大更高的白蚁窝,这个很可能里面会有拿督。。。

在一些kampung,有些马来人转挖白蚁窝找白蚁后的,白蚁后拿来生吞,
听说会很补,那些马来人会分哪些可以挖哪些不能挖,
虽然有跟我讲过,可是我马来文不好,听得不是很明白,他也讲得不是很清楚,
所以我也是不会分,会不会分都不用紧,最重要不要手痒乱乱碰,老土一句,
眼看手不动,动了屁股就会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