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宝仪:当沟通不顺时,回头挖掘你的「内心恐惧」

2020-07-16 作者: 围观:776 81 评论
曾宝仪:当沟通不顺时,回头挖掘你的「内心恐惧」

为什幺我们会想跟某个人沟通呢?通常是因为我们想和那个人建立关係。

但当你没把自己建立起来时,往往也难以与他人建立关係。 错误的沟通,就会让他人错误地对待你。

前一篇 〈情绪〉 我们谈到学习正确地表达自己,可以透过自己喜欢的事物来练习。在懂得单向的表达后,我想进一步跟大家谈谈双向的沟通—— 能够跟自己成功沟通的人,才能跟他人沟通成功。

能成功与自己沟通,代表着能够更深入了解自己,在不会错误解读自己的情况下,自然不会错误解读他人,这跟沟通一样是双向的连结。

比如说,我热爱美食,我能用说话来表达我有多热爱美食,但是我们可以再进一步触类旁通、抽丝剥茧——深究热爱美食的原因,而不是只会形容有多好吃。

当我更深入探索为什幺喜欢吃美食后,我发现原因原来是:我喜欢被认真对待的食物,以及认真做食物的人!

在眼前的美食背后,有食材来源地的土壤、阳光与雨水,有种植食材与养育牲畜的农人,有烹调的厨师,他们都将精神与能量注入在食物里,让它们成为一道道佳餚,而我吃下的便是这些人与大自然合作细节的总合。

从前的我不明白这些,只知道我将美食吃下肚之后心情会变好,现在我明白让我吃得很快乐真正的原因了——我真心感谢为美食付出的大自然与人们,这所有的一切,都令我感动莫名。

真的好吃的美食总能让我开展画面。比方说我最近迷上食材产地直送的餐厅,若餐厅能在介绍或菜单里罗列肉类蔬菜甚至调味料的来源(能附上照片更佳),我总能在一面感谢的时候,一面幻想这些食物到底是从哪片土地逐渐吸收了天地精华,被哪位农夫细心照护收穫,然后成为进入我口中的食物,变成让我有活力的能量。这些细节不但让我的感恩更全面,也让进食这件事不只是餵饱肚子这幺简单而已。

再用食物举例,我们并非总是吃到美食,有时候会吃到地雷,那幺你曾想过它为什幺难吃吗?是食材不好?是厨师烹调手法不好?还是餐厅环境不好,服务生态度不佳影响用餐心情?甚至可能是选错跟自己吃饭的人了?

其背后原因就跟人的情绪一样複杂。但向内照见自己,变得更有自觉之后,就能明确地找到真相。

如果有一天,我遇见一位跟我一样对食物十分有热情的人,我一定能马上察觉到并且认同那个人的热情。

挖掘并正视内心的恐惧,就能学会与自己沟通

关于向内觉察与自己沟通这个面向,我可以再往下凿深来谈。

我从小是一个非常没有安全感的人,也许可以归因于我单亲家庭、隔代教养的背景。

二十岁那年男友考上研究所,我的第一反应不是为他高兴,而是心想:他就要功成名就,就要把我丢下了。

三十岁时,我的两个弟弟跟我说:「姊,我们晚上要出去玩。」我说:「我也要去!」他们说:「女生不准跟。」

这时我当场掉下眼泪,因为我觉得自己被丢下了。

到了四十岁时,我与男友的关係已经非常稳定,但他偶尔出去旅行或去外地开会,一个人在家午夜梦迴时,我会想:他会不会回来之后就说要跟我分手?

此时我已经可以觉察到这个念头有点奇怪,它实在来得太莫名其妙了。但我这个时候已经有能力停下来问我自己: 等一下,这个想法是从哪里来的?

我是在他身上看到其他女人的头髮了吗?还是偷看到他手机里有跟其他女人传的讯息?如果都没有,那幺这个心情是从哪里来的?

如果没有证据而只是空想,那幺我就是被心中盘踞的回忆与情绪制约了。

我开始抽丝剥茧往回推,推到三十岁、推到二十岁⋯⋯,一路往回推到我更小的时候,我意识到,原来在我年纪很小时,奶奶有时候会无心地对我说:

「如果妳不乖,我就不要妳了。」

于是我内心一直存在着被丢下的恐惧。只要有一点点迹象,我就会非常受伤,或是乾脆自己先离开,因为我不想要被抛弃。

但我现在已经四十多岁了,没有人可以抛弃我,我为什幺还要被制约呢?

因此在这个当下,我开始疗癒我自己,我对自己说:

「妳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妳了,这个受伤,妳已经可以跟它说再见。」

你可以用跟自己沟通的方式,把心中的无名恐惧一层层挖掘出来,正视它们后,跟这些无名的恐惧说再见。只要不断练习,你自己就能做到这件事。

跟自己成功沟通了,便可以放下错误的理解与负面思考,跟他人沟通成功。

跟曾宝仪一起练习沟通

《50 堂最疗癒人心的说话练习》

曾宝仪:当沟通不顺时,回头挖掘你的「内心恐惧」

这里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