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批评的勇气》:女孩的高标準友谊 vs. 男孩的哥儿们準则

2020-06-11 作者: 围观:285 84 评论
女孩的友谊与理想化的高标準由衷的讚美 vs. 自我揭露的风险

跨出朋友讚美的安全区会置我们于险境,我们或许会猜想:「万一她知道我的所作所为,会像否定其他人那样不认同我吗?」然而,不冒险就无法获得友谊的好处。在友谊关係中的讚美,就和在家庭里一样,唯有当它认可真我的时候,才能令人心满意足。僵硬的评判系统有时是女孩友谊的特徵,在其中暴露个性与瑕疵、洩露自己做过的坏事或曾抱持的卑鄙想法,可是要拿出很大的勇气。我和朱瑟琳发现,女孩会培养这种勇气,是因为她们想善加利用友谊能够提供的一切。

随着她们养成清楚表达与自我呈现的新力量时,自我揭露在友谊中就变成至关重要的活动。女孩子会盼望有个朋友倾听、赏识她们短暂尝试寻求自我表达。然而,在女性朋友的世界里,深信洩露真实的自己就会伴随遭否定的风险,并以此不切实际的理想筑起籓篱。一个朋友会小心翼翼地检测另一个人理解与认同自己的能力。她透过所有人都能识别的提示来监测认可状态,例如点头、发出「嗯哼」之类的声音传递「我追随你」的讯号、一个表达同情与专注的凝视,或者是一个拥抱。

我在与朱瑟琳・乔塞尔森的共同研究中,看到善解人意如何发挥讚美的作用。十四岁的凯伦向我们描述她从朋友洁西卡身上感受到的安心:「我们一起聊天,我明白洁西卡懂得别人就是会失去理智,她理解那不代表这个人很坏或发疯了。我知道她不会对一些事大惊小怪。你知道吗?这些事……呃……你知道的……甚至包括『有时候』想要谋杀我妈之类的事。大部分人可能会回应:『齁!你怎幺可以这样说?你不是当真的吧!』但我就是当真,因为满腔怒火会让人感觉想要……你知道的,想要宰人。而洁西卡会倾听和理解。她不会嘲笑或嗤之以鼻。这令人非常愉悦。」

透过八卦,女孩会发现自我表达的安全界线

凯伦藉由另一位朋友,也学会其他想法和欲望或许能得到赞同。她留意到安娜如何谈论姊姊:安娜会钦佩姊姊的「远大目标和勇气」。凯伦察觉到的线索,是自己可以和安娜谈论抱负,而且她不会「像我其他朋友那样,觉得无聊或可笑」。于是,透过闲聊八卦,女孩会发现自我表达的安全所在,以及对抗刻板印象的可能性。八卦也拥有让人迈开步伐向前行的力量:「去那里没问题;这些想法和感受不会让你变成坏人。」

凯伦住美国维吉尼亚州,离她家约三千两百公里外的地方,艾咪也在期待向裘丝谈及「蠢事、极为私密的事」时,能得到类似的安慰:她说自己和一个「鲁蛇」发生关係、母亲酗酒,以及她对妹妹的担心。她渴望「来一次十分痛快的促膝长谈」,因为朋友「会帮助我看到,在一团乱当中,我的作为确实没问题,也代表我的确是坚强的人」。艾咪说:「和裘丝聊天实在很棒。感觉我的内心没有这幺反感了,而且觉得我比表面上看来的还更美好。」

期待友谊永远和睦:违反人性的高标準

但几个月后,艾咪和裘丝的友谊生变了。「裘丝与柯斯蒂相处的时间远比和我在一起时还多。然后有个女孩子开了我妈的玩笑,接着用手摀住嘴,看起来就像一个人凑着瓶口豪饮一样。我很想吐。我所认识的裘丝,是不管谁对她说什幺,她都承诺绝对不会洩密的人。关于我是真正的好人、确实很坚强的所有说词,全是假的。当我不在场时,我再也不是勇于承受的坚强女孩,以及你知道的,那个受人尊重的女孩。我成了家庭一塌糊涂的低劣邋遢女,或者把自己家庭搞到一团糟的邋遢女。事情在你告诉一个朋友时,会是一回事,但是当朋友在你背后散播时,事情就会变成屎。」

女孩子的友谊反覆无常,特别是在青少年初期,变动不定意谓信心经常会被粉碎,而且私下谈话时,似乎值得钦佩的事一旦被八卦洩露,就会变得微不足道。这些友谊的高标和经常不切实际的指望,会造成关係的脆弱。友谊(尤其是女孩之间的友谊)被期望是完全正面而不带任何责难的,但这个理想根本就和女孩子是会批评人的事实(其实所有人都是)相牴触。当我和朱瑟琳跟女孩聊到她们的朋友,并观察她们相处时,我们认识到:「没有其他人际关係会对和睦有这幺高的期望。」

母亲与子女会互相批评是预料中事,而情侣当然也会吵架与言归于好,但女孩子似乎会因为与朋友闹翻而惊慌失措。妮娜向朱瑟琳诉说她一想到与朋友发生冲突时,所感受到的惊恐。她解释:「我宁可哪天和我男朋友或我妈吵架,也不要和我的女性友人起冲突。……我基本上很诚实直爽,但就会避免对朋友说任何可能引起争执的话。我会转移重点,表示自己『只是开玩笑』或告诉对方别放在心上。」冲突就是承认了分歧与不认同,而不认同会威胁到朋友间全然认可的理想。

大多数女孩都认为好朋友绝对不会评断她们,也永远不会苛刻批评她们。这种无法持续的理想建立在地雷区,一旦有个女孩的评判本性进入对话中,她的朋友就会指责她:「你不是真正的朋友。」这种在友谊中寻求的安全避风港,只能有讚美存在,绝对不能责备,是无法维持的,因为这违背了我们喜好评判的天性。女人间的友谊挑战在于,接纳自己与最好的朋友都拥有高度活跃的评判量尺。

男孩的友谊与哥儿们準则

相较于女孩高度反覆无常的友谊,男孩的友谊通常比较稳定。他们的友谊是通融竞争与冲突的,因此并没有女孩过于理想化所导致的脆弱。女孩陈述的心计(拒绝某人来玩游戏,因为她太自命不凡,或者她和团体不欢迎的另一个女生当朋友,还会散播对方的负面八卦等),男孩很少会提及。但他们的友谊也是会因为讚美和责备而巩固或破裂。男孩间的典型对话会直白地提醒一个男孩该如何表现:「真是阿呆,男生才不会玩洋娃娃」和「你很可笑耶,那是只给女生的。」

美国心理学家威廉・帕列克(William Pollack)听了他称为「真实男孩」的声音后写道:「男孩向我谈起他们在每天的生活中,如何接收到自己无法衡量的隐密讯息,以及他们仍觉得自己对重挫的自尊必须掩藏住失望与不知所措。」男孩会花时间互相交谈,而且也和女孩一样,许多聊天内容都是八卦。资讯交流赋予他们归属感,成为握有别人感兴趣资讯的人,也会让他们得到快感。他们和女孩一样会小心翼翼注意自己的名声;透过留意攸关自己的流言,以及别人和他们谈话的方式,男孩子会勘测出何人得到社会的认可,何人遭到否定。

年轻男孩和女孩一样是灵敏的性别侦探,随时準备对背离男生準则的人施加社会惩罚(social punishment)──有时又称为「同侪压力」。但在童年时期与青少年初期,男孩会自在地调适介于自己温暖热情的内心世界与男孩準则之间的冲突。男孩共有的複杂情绪和女孩体验到的一模一样,而且他们也会对自己的朋友表达最深层的想法和感受。他们的友谊语言蕴含的喜爱、热情和需求的丰富度,与女孩的不相上下,并带着类似的浪漫元素;而且跟同年龄层的女孩一样,他们也会彼此讚扬。他们一方面看起来似乎善于显露有爱心与极需关怀,另一方面又会对刚强表示敬意。

为了像个男人,羞于情感表达

然而,在青少年晚期时,男子汉规範的钳制会紧勒,而童年友谊的温情也经常遭到摒弃。美国心理学家尼奥贝・韦(Niobe Way)在她杰出的男孩友谊调查研究中,便揭示了男性友谊间的亲密连结是如何逐渐分道扬镳。随着性徵变得更明显与接近成年时,「哥儿们準则」(guy code)会干扰友谊的亲密。没有倾诉对象的年幼男童会声称自己「快疯了」,但青少年时的男孩就会主张他不需要「分享事情」,而且他有能力将感觉留给自己。十八、九岁的男孩描述对朋友的依恋,对于别人如何评判他们的感觉显露出焦虑。尼奥贝・韦发现,当谈到依恋和需要朋友时,他们经常会自己划清界线,坚称这份亲密中不带性意味的成分。「我可不是同性恋」是尼奥贝・韦经常听到的声明,彷彿她可能会事后批评或有暗笑他们的意思,并谴责他们喜欢自己的朋友。

尼奥贝・韦还观察到,青少年时期的男孩会停止与朋友之间的情感交流。每当某个朋友谈论他依恋别人时,他的朋友就会警告他「你生理期喔!」,温情的公开表达立刻就被摆到一边。以前会讚美朋友「善解人意」的男孩,如今讚美的对象是另一名刚强、独立与无畏的男生。青春期男孩的冒险倾向,经常把父母吓坏,也让他们比其他年龄层更容易出事,这都是因为他们害怕无法符合男子汉标準的恐惧;因为是否像个男子汉,是每个青春期男孩认为别人评判自己的标準。

在青少年的晚期阶段,比女孩更能应对直接冲突的男孩不见了。当一个朋友以放鸽子、说难听话的方式蔑视友谊时,他们不会坦率地处理自己的脆弱和痛苦,反而是表达愤怒。正如同女孩的友谊会因为认定冲突不可取而变複杂,年轻男性的友谊也一样,会由于害怕自己的温情与脆弱遭人指责,因而极度欠缺亲密感。

因羞愧引发的缄默,会增强男孩对负面评判的敏感度。当事情出差错时,少了亲密朋友协助管控责备与提供叙述式讚美,男孩子就会发展出一张易动怒的全新薄外皮。有时,青少年会将友谊当成「友谊的盔甲」,少了它,其他人显得较有威胁性与严酷。然而,凡事总有例外,而且无论男女,有些人就是找得到免于同侪压力的安全空间。十六岁的约尔透过审慎观察朋友的深层评判,发觉他的挫败是共通的。「我搞不懂,为什幺那些男生朋友会笑我,还说我『软弱』。我不觉得自己有何转变。他们才是现在完全变样的人。但麦克和我仍然可以混在一起吃喝玩乐,真的是很棒。在我们一起避开那种『暗指性关係』的事时,我会看到紧张不安的笑容。但这实在……呃,对我来说,这真的很假,你知道吗?」友谊有力量去强制执行对讚美和责备的严格规则,但它也有彻底改革规则的力量。

小圈子是尊严的堡垒

亲密、喜爱和自我探索是友谊的基石;再者,友谊也模拟了其他诸如数代同堂家庭或宗族里的亲密人际关係。友谊和宗族一样,拥有自己的评判系统。小圈子(cliques)是独特的友谊群体,女孩与男孩分别会在九岁和十一岁左右开始拉帮结党,而讚美与责备会增添小圈子的力量。对于何者看起来与听起来是正确的事,以及何人才是对的,一个小圈子会有自己的认知,然后再评断谁是圈内人与圈外人。关于一个人要留在小圈子内得要有的身分与执行的事,会在长时间的互相整饰行为中交流经验,例如:(男性或女性)朋友会一起购物、共用公用更衣室,接着一起準备晚上外出。他们会听同样的音乐、看相同的节目,以及引用公用的文化背景资源。说话的惯用语、衣着、头髮、指甲、穿环和其他饰品配件,也会变成融入小圈子的标誌。

一旦得到进入团体的许可,他们就必须致力于维持自己的圈内人地位。年轻人会小心留意可以确保与维持认可的必要规则。他们会高度警觉肘推动作──这种轻戳(或以肘轻推)的动作是一种间接讯息,象徵赞同某种行为:「你绝对不该穿成这样」和「你真的和那个怪咖聊天?」除此之外,他们还会留心比较直接的训斥(例如:那很呆耶、别像个娘们似的)。目睹其他人成为犯错或愚蠢的指标,有杀鸡儆猴的作用:如果你藐视我们的社交规则,你也会遭人嘲笑与轻视。当有位家长试图干预归属关係的象徵时(例如:你不可以穿鼻环或你不可以剪那种髮型),随之而来的争论被升温与延长,对青少年来说,会觉得自己正在为了挽救自身的社交生活而奋战。

融入一个小圈子远比融入一个家庭更不牢靠,女孩和男孩全都要更密切监测自己的地位。依据年龄和性别,融入的标誌各不相同。女孩或许会考量:「我听到的重要讯息,别人也耳闻了吗?或者我是状况外?」「其他人办活动前,会先来确认我有空吗?还是他们不在乎我有没有参与?」「体育课后,他们会等我一起去自助餐厅,或者先冲为快?他们企图把我摒除在外吗?」至于男孩比较可能会顾虑:「他们听我讲的笑话会笑吗?」「他们会来问我意见吗?」「要去哪里或玩什幺游戏,他们会听我的建议吗?」

确保融入小圈子的唯一方法,就是成为正面肯定与负面否定评判的仲裁人,如同一家之主的角色。当某人先握有权力宣告「你和我们同一挂,但她不是」和「我们认可你,但不认同他」,之后此人才能安心感觉到融入圈内。我和朱瑟琳探究友谊小圈子的狂热动态时,目睹到女孩会死命争取讚美和责备的掌控权。为了区分自己人和外人,她们编造不可思议与神祕的标準。规则也不知是从哪冒出来的,专横又离奇:「如果你要和她讲话,就别跟我们玩」与「所有人都不该穿『那种』颜色」。男孩的规则也很雷同:「他的游戏很无聊;你的点子很棒」和「你是好搭档;他是傻蛋」。

同侪压力:同侪的评判

一旦孩童或青少年成为小圈子的成员,立刻就会吸纳团体的评判系统。许多孩童和青少年表示,他们找到「和我一个样」与按照他们的角度看事情的朋友,但相形之下,寻找心灵知己或相像的人的过程比较複杂。偏好与见解,经常透过朋友间的对话不断被处理与修改。孩童与青少年会根据朋友的评判,塑造出自己的评判。青少年或许会挑战小团体的观点(尤其是他们处于争执的刺激之中),但他们也会调整观点,与朋友的见解达成一致。事实上,有些心理学家认为,任何年龄的人不论何时讨论、争执或八卦,「关係感」(relatedness,即维繫个人依附关係的欲望)都会发挥作用。因此,若有人想预测某个人所抱持的信念(无论针对诗词或政治),似乎就该去搞清楚他朋友的看法。

这不代表我们要依样画葫芦地模仿朋友,但无论年轻人或年长者,都是社交变色龙。在未必意识到自己的作为之下,我们会模仿谈话对象的姿势、特殊习惯与脸部表情,尤其是对方如果是我们喜欢的人。模仿一个人愈多,就会显露出更多的讚赏。模仿,就像在父母与婴儿之间所见到的,是隐约与含蓄的讚美表达。

这正是同侪令人敬畏的力量来源。虽然父母和老师力劝:「不要因为朋友这样做就跟着做」与「别让人强推你做任何事,要善用自己明智的判断力」,但这种成人智慧忽略了青少年和朋友在一起时,建构讚美和责备的方式。「我家儿子大多数时候的状况相当不错,」英妮丝说,但接着便说:「当他与朋友外出时,就变成全世界最笨的小孩。他的正确常识全消失了,心智似乎全被水準低俗的人接管。」

英妮丝观察到的,是同侪影响力耳濡目染的现象。她十四岁的儿子罗伯并非真的对别人就丧失了理智,但友谊达到深厚与坚韧的目标凌驾一切。其他人或许称之为「同侪压力」,但这比较接近隐性自尊经济的体现。罗伯跟朋友相处时,他的第一要务是融入朋友圈与避免被轻视。

相关书摘 ►《被批评的勇气》:职场的评判与健康——基层比CEO更容易得心脏病

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被批评的勇气:为什幺我们那幺在意别人的评价,却又总是喜爱议论他人?》,漫游者文化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联合劝募。

作者:泰莉・艾普特(Terri Apter)
译者:谢维玲、林淑铃

剑桥大学心理学家30年研究首发
度量「讚美与责备」的科学

锻鍊被批评的勇气
告别自恋、玻璃心、情绪勒索等负面情绪
与来自四面八方的评价和平共处

你知道讚美是大脑健全发展的重要元素?讚美与责备的经验甚至会影响一个人的寿命?为何我们那幺在意别人的评价?又那幺喜欢议论别人?这些评价又是如何影响你的人际关係?

讚美与责备,其实是双面刃

乖孩子,有时是最可怕的讚美?大脑为何会运用独特的自我讚赏机制来保护自尊?为了获得肯定,善意的讚美也会沦为支配他人的工具?网路酸民为什幺那幺多?同温层其实使你更自恋?面对网路霸凌,为何有人宁愿了断生命,好过忍受一连串的言语攻击?

我们天生喜欢被讚美,讨厌被责备。
因为我们渴望被认同,害怕被排挤。

科学研究发现:婴儿在学会微笑之前,身体就会释放出令人愉悦的气味,以赢得大人充满爱意的回望;基层公务员竟然比CEO更容易得心脏病,因为他们的被认同度较低……

我们从一出生开始,就被各种正面、负面、潜意识、有意识的评价所包围。无论在家庭、职场、婚姻、友谊还是社群网站,所有的人际互动都深受讚美与责备影响。

我们要不是得到鼓励,就是被否定;前一刻可能还活在天堂,下一刻就掉入地狱。面对来自四面八方的评价,我们需要被批评的勇气。

认识你的评判量尺,锻鍊被批评的勇气

本书公开三十年的研究成果与案例,为读者分析讚美与责备在家人、朋友、情侣、职场等各种关係下的双面运作,以及在社群媒体时代面临的改变与危险。

作者透过最新的神经科学及社会心理学研究,揭露演化如何让我们学会从别人的评价中建立起自己的「评判量尺」。这个量尺不只帮你评量他人,也快速判读他人会对你做出正面或负面的评价。

唯有洞察这个与生俱来的机制带来的偏见和恐惧,才能与各种评价和平共处,提升包容不同观点的能力。

本书特色

精闢分析日常生活中遇到的各种讚美与责备,如何强化或破坏我们的人际关係。协助读者锻鍊被批评的勇气:谨慎因应他人的评价,避开偏见,提升反省的能力。提供实用的「评判量尺检测工具」,让读者自行检测自己的评判量尺是否有偏差,在充满评价的世界里找回自己的主控权。《被批评的勇气》:女孩的高标準友谊 vs. 男孩的哥儿们準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