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宝仪:好的沟通,不见得要用语言填满空白

2020-07-16 作者: 围观:629 92 评论
曾宝仪:好的沟通,不见得要用语言填满空白

空白与停顿,在说话中的功用无穷。

对我来说,还有另一个很重要的功能是: 让能量流动 。

在谈话间,你可以先停顿,让对方的能量先流动,再观察接下来自己该如何处理当下的情况。有时候,可能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

2018 年我做腾讯新闻《明天之前》纪录片,有一集的主题是安乐死。其中有一个想法去访问三天后将进行安乐死的 104 岁人瑞的孙子。我们想知道当自己摰爱的亲人选择安乐死,被留下的亲人会有着什幺样的心情。

我在访问那位孙子时,一开始他的心情很镇定,他说:「我是上礼拜才得知这件事,一开始我也是十分震惊,但我尊重他的选择。」

我问他:「你现在心里的感觉如何?」

他说:「当然很难过,很不捨。」

说完这话,他突然停住了。

一般来说,如果我做的是普通的电视访问,我会非常快地把那块空白补起来,把节目录完。

可是那一刻我意识到:我必须让他的悲伤流动。

于是我也停顿下来,我要看看他的悲伤要流动到哪里去。

而我预想不到的是,他的悲伤流动得太庞大,最后他站起来,把麦克风拆了,离开现场。

他说:「我没有办法再继续做这个访问。」

可是我觉得也就是这个动作,让大家清楚知道,其实在面对死亡时,不是一天、一个礼拜、一个月的事。而安乐死,从来也不是一个人的事。

你以为你可以为自己的生命做决定,为自己的生命负全责,但事实上影响到的却是身边所有的人。

对我来说,这个採访中的停顿是:我让事情发生。

因此, 有时候沟通并不是要把话填得很满 。

以前曾经以为,沟通就是要把空白都填满

我以前做主持时不是很明白这件事,只觉得把话说满了,就是把工作做完了。

过去做电台节目时,如果没有音乐没有声音时,那相当尴尬,甚至工程人员会跑进录音间问:现在是断讯了吗?

可是电视节目跟现场活动有影像有画面,有时候适时的停顿与空白,反而是可以让观众思考的空间,主持人要有信心能镇住这个空档,然后让别人思考。

因此现在我明白,有时候沉默反而会带来意想不到的效果。

我们会说,有些演员的内心戏演得很好,就是因为演员知道利用沉默,用自己内心的状态说故事。

而我认为好的沟通,其实不见得要用文字和语言填满,它有很多空间可以被运用。

跟自己相处,也需要「留白」

前面都是用我的工作举例,接下来我想以自己为例,说明人与人之间的沟通,也需要适时的空白与停顿。

以前我不懂得跟自己相处,我有能力带给别人快乐,但我没办法让自己快乐。

和别人相处时,我总是让自己扮演开心果的角色,想尽办法把相处的所有时间填满,拚命说笑话,话说个不停,那时我认为,这就是最有品质的相处。

当时的我取悦了别人,但取悦不了自己。

而现在的我懂得跟自己相处了,我发现别人跟我相处时,多了一样东西叫做:自在。

懂得和自己相处之后,对自己我多了一份自在,我接纳身边的所有事情,也因此,别人跟我相处时,也自然而然变得更自在。因为,他们知道我也会接纳他们身边的一切。

现在的我,十分珍惜相处中的停顿、不说话的时间,这种让双方都自在的感觉。

在没被填满的时间中,反而更能感觉到彼此之间能量的流动。

关于说话中的停顿,还有许多面向可谈。

我想再跟大家聊聊,有时候停顿也是让沟通的双方把想像填满的时间, 你的话说得再漂亮都比不上别人的想像。

我很喜欢举一个例子来说明,为什幺停顿也是想像的时间。

香港的陈可辛导演常常在他的电影中用老歌当主题曲,例如电影《甜蜜蜜》里他用了邓丽君的 〈甜蜜蜜〉 或是《中国合伙人》里他用了 Beyond 的 〈海阔天空〉,而在《金鸡》里他则用了陈百强的 〈一生何求〉 这首歌。

我总觉得陈可辛导演这种运用很聪明,这些歌曲都是经典,每个人可能都在这些歌曲中投射了某些回忆。当这些歌曲的旋律在电影中出现时,让观影者流眼泪的,不见得是剧情,也许是他们心中的回忆。

而当观影者心中的回忆与银幕中的主人翁合而为一的时候,就达到了娱乐效果。

观看一部电影,无非是想大笑或大哭,释放心中的某些感觉。陈可辛导演深谙这种道理。

此外, 有时候说话时的停顿,是让对方能够更深入地观照自己的内心,跟你达成共鸣 。

语言有局限性,你说的快乐与我说的快乐,也许有程度上的不同。

可是「停顿时的空白」,是无远弗届的。 语言是往内缩,空白则是往外扩。有时候适度给对方空白,就是让对方自行去填满,而他通常会将自己觉得有用的东西填入空白。

或许你会说:要是对方把事情想歪怎幺办?他会不会填入的是有害的东西?

当这种情况发生时,你可以再试着将对方的想法导正回来,也就是说:如果这段给对方的停顿用得不好,採不採用的决定权其实在你的手上。

多练习沟通,累积经验后,你会拿捏得越来越好。

沟通的最终还是回到自己的内心

在练习中,你会发现每一次与他人沟通都像是做个实验。你可以自己分析,为什幺同样的话在这些人身上奏效,但用在那些人身上却行不通?分析过后,自己有没有能力做调整呢?

在给对方停顿时,也是观察对方的时间。

我总认为:观察别人就是在观察自己。

当我听着对方说他自己的故事时,我不只是听对方发洩,同时也在观察我自己:这个人的故事到底有哪些地方吸引我呢?哪些部分跟我的生命有共鸣?听到什幺事会让我生气?为什幺我会为了这件事生气?哪件事会触动到我,让我感同身受,想把能量传达给对方?⋯⋯

你发现了没?沟通的最终还是回到自己的内心。与他人沟通,也是与自己沟通的过程。

每多一次沟通,就是多一次了解自己的机会。练习沟通,对我来说实在是个太好玩的游戏,直到现在我都乐此不疲!

跟曾宝仪一起练习沟通

《50 堂最疗癒人心的说话练习》

曾宝仪:好的沟通,不见得要用语言填满空白

这里买